http://www.maxps3.com

BTCC缪永权谈区块扩容:请淡定,我们需要的是代码(下篇)

BTCC缪永权谈区块扩容:请淡定,我们需要的是代码(下篇)

  近几个月来,缪永权一直积极参与解决区块扩容争端问题,在促成香港比特币圆桌会议及其达成的共识上扮演着关键角色。但更令他在比特币界名声大噪的,可能是由于一系列推文风波——为许多人称道,也为一些人贬为外行。   接上文,以下是关于比特币区块扩容,缪永权接受采访的余下内容记录。     出席香港圆桌会议的Core开发人员签署共识书是代表他们自己而非Core。如果到了该推出硬分叉的时间点,Core开发人员之间未能达成共识会怎么样?     缪永权:是的,他们是以个人名义做出承诺的。正如我之前提到的,Core并不是一个单独的整体——它不是一家公司。与会的Core贡献者不能代表其他贡献者发表意见,正如我们不能代表未参加会议的KnCMiner发表意见。   实际上是Core开发人员Peter Todd带头以个人名义做出承诺的。他做出了大胆的举动,并表示愿意致力于促使协议部分内容如期实现。会议的最后,他与AntPool的吴忌寒都为将大家团结起来做出了巨大贡献。   至于Core开发团队之间的共识,我们会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自己内部做出决定。终究也将由他们来决定下一步做什么。我们极力希望他 们能够认同签署香港协议的贡献者的意见,他们中的一些人,如Wladimir,也已对香港协议表示支持。最终将是正在编写中的代码来结束这场辩论。     尽管香港圆桌会议取得了重要的成就,它也仅仅是一场在少数一群人之间召开的会议。社区的其他人士呢?其他公司、矿工、用户又怎么样呢?     缪永权:圆桌会议与会人士正竭尽全力将更多比特币行业的人士团结在一起,但这是一场艰难的战斗。   对于我们的用户,我们需要想出一个办法来告知我们用户真正的需求。我们在会上研究硬分叉计划时也讨论到了这一点——也许可以有什么办法让用户用他们的比特币来投票。但这些想法还没有成形。   最重要的一点,余下比特币社区是否会支持香港协议还不是一个确定条件,如果确定如此,那么比特币将很容易做出改变,并不再是一种独特或特别的事物。     至少一部分社区已经在反对了。他们认为隔离见证不会按时准备好,而硬分叉的作用将会太小,其时间点又太迟了。   缪永权:永远都不会太迟。重要的是比特币社区需要明白,他们是被人操纵了。     被谁?     缪永权:Classic团队及其支持者。这是他们为得到控制权与影响力而玩的把戏,很可能是为了夺取整个比特币。   他们已经把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即区块大小争论,变成了危害共识规则的工具。这是一种非常明显的滑坡谬误,构成了非常危险的先例。   他们在网站上放出支持者名单,但上面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被列在上面,而有些公司虽然表示会支持2MB扩容,却并没有表示会支持Classic的硬分叉。   我们也看到,当比特币网络正遭遇严重垃圾流量攻击的同时,他们也在叫嚣我们正在接近区块大小限制。若非他们正是这些攻击的始作俑者,那么就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比特币网络正在遭受攻击——无论事实为何,二者都对他们不利。   随后,他们将罪责转而归咎为Core开发人员,却将他们自己标榜为救世主。比特币并不是一种易于了解的事物——甚至一些主要比特币公司 的执行官们也不完全了解比特币究竟是如何运作的。因此,如果这些人过分单纯化扩容问题,将其描述成仅仅是从1MB涨到2MB这么简单,这并不会使人们更好 地了解比特币,却会导致大多数社区人士追随他们的想法。变得义愤填膺总是比保持理智要容易得多。     区块的确有段日子有些拥堵,但谁能证明哪些是属于垃圾流量攻击,哪些是对区块链的正当使用呢?     缪永权:如果个人或团体故意以中断网络服务为目的的操作,这就属于攻击。我们会看到钱包向自己不断发送钱币,反复花费未证实的交易,发送大量低费用交易,不断向大区块发出请求以致刷爆带宽。   确实你可以说这些不算攻击,我们应该允许任何人按他自己觉得合适的方法使用比特币。但是,举一个更简单的例子。如果有人抢走公共厕所里的所有卫生纸,这算不算坏事呢?为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每天都在公共厕所里放双倍的卫生纸吗?   即使不算上攻击,区块容量也是一种有限资源。将区块大小扩容至2MB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要攻击者愿意买单,他们总会找到各种办法来用垃圾流量攻击交易。我们需要找到更聪明的办法过滤掉那些在估算费用方面很精明的不规范操作,但费用将一直也必须是区块交易的一项要素。   您是说链上交易应该收取手续费吗?     缪永权:如果中本聪本意打算所有交易都永远在链上进行,就不会有区块奖励减半了。更好形容区块奖励的名词是“区块资助(Block Subsidy)”。当前每个人都能支付较低的费用,是因为他们的交易是由区块奖励资助的。既然区块容量是一种有限资源,人们必须愿意为其付款——这是经 济学的基本概念:供应与需求。   如果人们坚持所有交易必须在链上进行并且永远免费,我们欢迎他们能够为社区提供这项服务——他们可以投资几百万美元建立一个数据中心,购入挖矿设备,然后作为一项公益服务开始挖矿为大家提供低费用交易。     贵公司引入了一项服务,叫做“优先区块(BlockPriority)”,它能够保证经由BTCC进行的交易会在 BTCC矿池最先挖出的区块中进行。Classic开发人员Gavin Andresen指出,这不是一种健康的网络服务,它将变得越来越不稳定,越来越易受到攻击。   缪永权:“优先区块”并不能指示出任何有关比特币网络健康的信息。“优先区块”却能指示出系统中尚未得到修补的垃圾流量攻击的矢量、对更好预估费用办法的需求,以及对能够采用隔离见证增加比特币区块大小的比特币业务的需求。   理想情况下,我们不会设法对区块大小做任何事。但我想如果你手中除了一把锤子别无他物,任何东西都会看上去很像钉子。 显然有些人确实认为比特币当前最需要的解决办法就是扩大区块容量限制。Classic能够为此提供一个成型的替代品。这有什么不好的呢? 缪永权:Classic将他们的硬分叉作为一项共识来向大众兜售,然而共识需要的仅仅是一个硬分叉,却不是他们的硬分叉。   Classic的硬分叉是对比特币网络的一种攻击,它本身也很有争议性。有人表示它并不能解决攻击向量问题,而隔离见证却能做到这一 点。有些人对Classic项目背后的团队并不抱有信心,因为该团队建成几个星期后就一直在不断变动。有人认为Classic并没有真正的解决办法,他们 的路线图缺乏实质内容。还有些人,包括我自己,认为75%的算力激活阈值过低,而28天的宽限期简直是短得不负责任,根本不容人们升级系统。此 外,Core开发人员还表示,如果一小撮少数派仅凭更改共识规则,动动嘴皮子,就能将整个比特币项目收为己用,他们也不会再为比特币做任何事了。   Classic代表一小撮少数派?   缪永权:是的。香港共识已表明,Core团队努力研发硬分叉得到了广大的支持。   但Classic也聚集了很多人的支持。Gavin Andresen甚至多年以来都领导着比特币项目,您确定不是在质疑他的专业能力?   缪永权:事实上,自从BIP 101和Bitcoin XT以来,我的确质疑他的专业能力。如果比特币网络采用了这些项目,将会是一大灾难,他提出的区块扩容大小很可能会毁了整个网络,实际上,甚至最初将区块 大小强行提高到8MB的提议都会令比特币网络吃不消,但这个方案却被当做一种安全的扩容解决办法推销给每个人。   在比特币成型的那些年里,Gavin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他中期不再担任网络维护者,自那以来对网络少有贡献。许多新人加入进来,积极解决比特币安全问题,甚至更多人带来他们各自的办法,以帮助比特币发展到layer 1。   在我看来,Gavin照顾比特币度过婴儿期,我想对此我们都十分感激。但如今我们有其他人来教授这个婴儿物理和化学知识,比特币的生成 脚本很大程度上都被改写了。我们正在研究更多高级的功能,未来还需要研究更多其他功能来确保它的成长——我们不能只是向从前的贡献者寻求指导。 那么,在这场区块扩容辩论的混乱中,我们应该向谁寻求指导呢?   缪永权:我们需要向那些通过编写代码、贡献时间、资助开发等方式,积极为比特币网络贡献力量的人们寻求指导。我们需要向那些专注于解决 复杂技术问题的人们寻求指导。我们需要向那些正在研发像闪电网络一样的新技术的人们寻求指导。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向那些努力合作创收的人们寻求指导。   我相信理智会渐占上风。现在虽然有一小群声势浩大的少数派设法搅起骚动,但只要整个社区能够看透这场把戏,保持冷静,继续编写代码,我们一定能够大步向前迈进!

文章来源/Bitcoin Magazine
  翻译/BTCC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