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axps3.com

火星人评论:比特币挖矿是在浪费资源吗?

火星人评论:比特币挖矿是在浪费资源吗?

关于比特币的错误观点中,经常会看到这样一种说法,即比特币这个系统非常浪费资源,不环保,消耗了大量的电力和芯片及电子材料,所以不是一个“好”的货币。

大量的所谓二代货币以此为卖点,比如工作量证明机制(POW)变成了股权证明机制(POS),比如质数币、科学币等等提出将全网的算力用来计算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总之环保变成了卖点,无意义的计算变成了攻击的靶子。

那 么事实是否如此呢?遍布全世界的大型矿场,从冰岛到华盛顿,从温哥华到山西,每天高负荷运转的大量矿机只是在做着毫无意义的计算工作吗?除了POW证明机 制,我们是否还可以找到一种更加“好”的货币运行方式呢?环保作为一种目标,真的具有实际操作价值和意义吗?这篇文章,火星人会和大家谈一谈,比特币的 POW机制的合理性。

稀缺、竞争、价值

自从二十世纪以来,经济学成为显学,经济学者逐渐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获得 了影响力。而目前主流经济学都认为,自己是研究资源优化配置的一门学科。实际上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经济学者都喜欢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每个都恨不得自己变成独 裁者,来实施他们自认为正确的资源配置方案。但实际上,资源的优化配置是一句空话,每个人类的个体知道他们自己的偏好,然后借助市场体系,发出和收集关于 这些偏好的信号,建立协调个体之间自愿选择的激励。人类只对自己负责,而不是听命于某个神秘的中央权威。

稀缺、竞争和价值是同一件事情的不 同表述,离开了这几个要素之间的任何一个,其他两个都不能独立存在。我们可以设想某样东西不稀缺比如空气,那么自然也不存在竞争,那么给空气定价这种活动 就显得多余;如果人类还停留在前工业时代不需要石油,那么石油对于人类就没有价值,可想而知也不会为了争抢一口油井而大打出手,也 就不存在子虚乌有的稀缺性;而如果某样东西价值昂贵,比如钻石,那么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这样东西的竞争很激烈,这样东西是具有稀缺性的。

在这个世界上一切商品(包括货币),或者按照奥地利学派的经典说法,称为财货,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衡量方式,那就是时间。时间是人类唯一的货币。但是和马克 思所认为的不同,不存在所谓的社会一般劳动时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时间系统。以曾经的春节火车售票活动为例,你可以去选择连夜排队购买,你也可以 选择支付黄牛额外的费用,这个行为的均衡点就在于,你觉得自己排队一夜值多少钱,而这个数值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事而异。

结论,为了得到某个稀缺的有价值的东西,人类不得不通过竞争,付出自己的时间来获得。

货币之锚

我 们常常会听到,某个货币的锚是什么。比如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下,美元的锚是黄金,而其他货币的锚是美元。而美元——黄金之锚崩溃后,世界各国货币之锚都发 生了转变,比如香港,一直是牢牢绑定美元,而美元、欧元、日元、人民币都有着近似相同的锚定选项——就是CPI,也就是一篮子商品。只可惜这个所谓的一篮 子商品的选择是有重大缺陷的,无法涵盖真实市场的有效信号,从金融市场到日用百货均发生了背离。可以这么来表达,目前的人类货币体系没有一个确定的锚定 物。但是从每个人类个体的视角来说,货币之锚亘古不变。当我们谈起多少钱的时候,我们永远都是将它转化为我们的劳动时间。

人类货币一开始不 是黄金,而是贝壳,至于为何如此,英英大神的一篇帖子里有详细阐述:石器时代,人类根本无法熔炼黄金,铸造金币,当时的人类注定用不上金币。为啥用贝壳 呢?因为能找到大小规格都差不多的贝壳,这很好地实现了标准化。贝币都是打磨过的,钻了孔的,而且贝壳的大小,钻孔的大小,都是有一定规格的,并不是胡来 的。

可不要小看打磨和钻孔,这在石器时代是很困难的,没有金属工具,想要在质地坚硬的贝壳上钻孔,这是相当耗费人工的,但是的人们只能用解 玉砂和石头一点一点的磨,才能做出贝币。那么火星人得出一个了结论:人类刻意地消耗时间来创造稀缺性的财货用于交换,这才是货币的起源。之后贝壳为何退出 了人类的货币市场?因为人类从石器时代进化到了青铜器时代,青铜工具的使用大大提高了打磨贝币的工作效率,同样的人工可以做出更多贝币来,贝币失去了稀缺 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