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maxps3.com

肖磊:比特币向左,创业者向右

肖磊:比特币向左,创业者向右

肖磊:比特币向左,创业者向右


中国的90后创业者孙宇晨宣布拍得今年的巴菲特慈善午餐,价格为45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58万元。由于孙宇晨本身是一名数字货币领域的创业者,而巴菲特一直属于批评比特币的知名人士,给此次午餐添加了更多的关注度。不过巴菲特对此坦然接受,并表示期待这次午餐的到来。

关于孙宇晨,我觉得目前看也是争议比较大的,搜狗公司CEO王小川曾公开说孙宇晨是骗子,我觉得这样说有失偏颇,王小川和孙宇晨的分歧,我个人觉得是数学和历史哲学的分歧,是清华和北大的分歧(开个玩笑)。王小川1996年因获得国际奥林匹克信息学竞赛金牌被点招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而孙宇晨是第九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得主,而后被北京大学历史系录取。


肖磊:比特币向左,创业者向右


 

目前王小川是上市公司的CEO,而孙宇晨发布的数字货币也已经公开交易,所以两者都是公众人物,都跟公众利益是有关的,我们完全可以公开质疑和探讨。

但我并不是去分析谁更牛,谁是骗子,谁不是,我这里只是给大家提出一些思考。这两个人的思维方式,其实在商业领域都非常具有代表性,王小川几乎是一个数学决定论者,而孙宇晨完全痴迷于人的可操纵性,也就是“唯思史观”者,尊崇成王败寇。

个人觉得,人类的改变,无论从社会、商业组织,甚至是国家层面,都源于这两类人的极限发挥,以及交替影响。

从两者所辖的商业市值来看,王小川的搜狗是115亿元人民币,孙宇晨发的加密货币市值是156亿人民币,可以说还很难从这个方面分出胜负。但我这里也不是来讨论谁的创业更有意义,谁的商业更有价值的问题。因为在人类大的商业逻辑出现颠覆性改变的过程中,总有很多故事需要演绎,但这些故事,就像大海里的浪花,转瞬即逝,你要是在这样的浪花上停留,那真的是浪费生命。

今天我需要跟大家着重讨论的是,加密货币这个领域,为何从夹缝中,逐步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为何能够承载起来如此之大的泡沫,以至于一个90后随手可以拿出数百万美金,来跟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

其实孙宇晨跟比特币、加密货币、区块链技术没有太多的关联性,为了让大家放弃对炒作的关注,我这里只举一个例子。

聚美优品的创始人陈欧,16岁时就已经以全额奖学金留学南洋理工大学(全球排名高于清华北大),而后在斯坦福大学获得MBA,2009年回国创业,迅速成为中国80后青年的创业榜样,两次荣登福布斯中文版评出的“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名单”, 并荣获“2014年中国互联网十大风云人物”称号,2012年陈欧为公司拍摄的“我为自己代言”系列广告大片引起80后、90后强烈共鸣,在新浪微博掀起“陈欧体”模仿热潮。孙宇晨跟陈欧当时的火爆程度比起来,可能还差几个量级。陈欧现在的微博粉丝数是4400万,是孙宇晨的四十倍。

2014年聚美优品正式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市值一度超过50亿美元。陈欧成为纽交所220余年历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 。但大家知道吗,2014年至今,聚美优品的股价从最高的39美元,跌到了现在的2.4美元,跌幅超过93%,这里面有多少韭菜被割,可能只有被割的人才知道。


肖磊:比特币向左,创业者向右


 

聚美优品是一家网购平台,但并不能代表网购行业,最近几年,也就是聚美优品股价崩盘的这几年,亚马逊市值飙升,阿里巴巴、京东等也都持续增长,所以陈欧和聚美优品什么也代表不了。就像孙宇晨代表不了比特币、区块链一样,那些误认为孙宇晨代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参加巴菲特午餐是对区块链或加密货币行业的贡献和证明,是项目优秀的体现,然后做出某些投资决策的人,其实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投资者,会不会被割韭菜我不知道,但大概率不懂得投资。

加密货币行业的发展,跟当下我们看到的诸多区块链商业模式都没有太大的关系,杀鸡不需要用牛刀。区块链是一种印刷术,你可以用来印刷宣传策,也可以用来印刷美丽的图画,还可以用来印刷各种纸质合约,但最值钱的印刷术,一定是用来印钞票的。

相比其他科学,或者说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之争,可能都已经有了结论,但关于货币问题,人类其实刚刚开始实践。

奥地利学派对于整个经济学的贡献是极大的,但在其代表人物米塞斯等看来,只有恢复金本位,而且是纯粹的金本位,让黄金来限制政府发钞票的冲动,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货币的购买力问题。货币学派弗里德曼等认为,其实不需要恢复到金本位,但货币发行增量必须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比如将货币发行增量写进宪法,这样谁也无法干预货币的发行量问题。凯恩斯学派认为,货币实际上是一种可以调节和创造的可变量,收入和利率就能影响货币的需求,然后按照需求来创造货币。

对货币问题的讨论,至今没有结论,而且愈演愈烈,这是经济学里面,目前依然存在着的一个巨大的空白区。而我个人认为,原因在于,技术的发展,跟不上经济学家的思考。最近几十年,很多领域,只要大家敢想,就有人敢干,但货币市场想了已经一个多世纪了,但就是没人能干得出来。

法律不允许是一个方面,但更多的是自身没有突破能力。有一个问题不要搞反了,最早纸币都是私人银行发行的,由于私人无法创造出比黄金更可信的货币,所以后来才有了政府垄断性发行。随着技术的颠覆性发展,很多前提将可能会被打破,货币市场,我个人认为是未来全球最大的未开发商业模式,因为货币本身就是一种商品。

加密货币利用区块链技术,解决了米塞斯和弗里德曼,以及凯恩斯所提到的所有问题,米塞斯之所以支持金本位,是因为只有黄金不可伪造,不可多得,受权力的影响较小,对交易者最公平,这是激发交易和提升生产效率的关键。而这一点,加密数字货币,比如比特币就已经做到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