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maxps3.com

当挖矿成为常态:从比特币到人人社会

当挖矿成为常态:从比特币到人人社会

挖矿是比特币爱好者们耳熟能详的名词,是比特币发行的唯一途径。但是挖矿获得比特币的事实,却导致人们普遍对这一概念滋生误解:认为挖矿无非是白白 耗费了大量的电力、硬件,得到一个字符串,表明你“赚取”了25个虚拟货币罢了。产生这一误解的来源,在于人们经常忘记:比特币是一个无需显式第三方监管 的货币系统。但无需显式监管并不意味着无人监管,比特币系统的监管重任事实上正由那些努力挖矿的矿工(矿机)承担。

矿工挖矿的实质在于对比特币网络中的交易进行验证和维护。为防止有人窜改网络总账本(区块链)或者伪造交易数据,比特币系统采用工作量证明机制对交 易验证进行背书,并引入竞争机制确保背书的牢固性——只有计算能力足够强大的矿机才能脱颖而出,获得背书的权利,而那些试图窜改总账本或者伪造交易数据是 在同整个网络的矿工对抗,其失败的可能性不言而喻。

正是通过竞争机制,矿工们以协作形式执行着比特币系统的维护(或者说“监管”)任务。而矿工获得的比特币,只是作为其监管工作的奖励,并非无谓的资 源消耗。2140年之后,比特币停止发行,矿工们的监管报酬将通过收取交易手续费获得。无论报酬的来源如何,比特币监管的关键之处在于:它是去中心化,不 是一个固定的矿工为比特币的安全运行负责,而是所有矿工同时都在负责。

去中心化的协作在自然界早有样本,例如蚂蚁、蜜蜂等社会性昆虫的协作。在计算机领域,去中心化首先表现为技术上的去中心化,例如BT、电驴等P2P 下载网络。在这些网络中,各个节点完全平等,同时兼任服务器和客户端的职责,共同维护着一个由各台计算机上的资源组成的、虚拟的文件库。随着微博、微信、 自媒体的出现,新闻内容的生产也开始去中心化,人们不必再去门户网站或者官方媒体阅读新闻,关注几个感兴趣的账号即可快速获得所需资讯,同时,用户的个人 账号也可以发布新闻。在自媒体的世界里,每个人既是内容的生产者、又是内容的消费者,同时还是内容传播渠道,所有用户一起协作形成一个虚拟的大媒体。

比特币体系中的去中心化,则进一步表现为契约的去中心化。这里不存在发布契约的权力中心,甚至不存在显式契约,只存在内嵌于比特币客户端和挖矿软件 的规则。依据规则,矿工们自发协作,共同完成系统监管,并因监管行为获得报酬。契约去中心化的协作同样使得所有矿工形成一个虚拟的强大、公正监管者。在这 一监管者面前,好人没有额外回报,坏人的伎俩无从施展,道德的作用无足轻重。支撑这一监管权力的,是软件规则和数学算法,更一般地说,是技术。

如果我们把这种技术支撑的去中心化协作方式予以推广,许多中心化的服务亦可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实现。例如典型的移动通信网络是中心化的,一旦某个基站 故障,在此基站之内的所有手机将无法与外界通信。设想我们每个人的手机既是通信终端又是通信基站,如果甲和乙想进行一次远程通话,甲的手机可以连接离他较 近的丙,丙再连到丁,以此类推,直到庚连接到乙,那么通过从丙到庚的协作,甲和乙就完成了一次通话。甲和乙可以考虑给予参与此次协作的所有手机用户一定报 酬。由于甲和乙经常也会为别人协作搭建链路,他们也有机会获得报酬。最终的结果是大部分报酬互相抵消,人们通过协作按需搭建并维护一个动态的手机网络,从 而取代中心化基站的作用。

相对而言,比特币系统的维护任务较为简单,其结构是均匀的,不存在局部中心节点。在手机网络的例子中,为提高效率,避免任意两个手机之间的通信都要 穿过太多节点,需要引入自组织机制,根据一定的地理间隔,在即时划定的动态区域内由若干个手机组成一个集群作为局部中心节点。该区域内的所有手机的通信均 可通过该集群中转,使用效果上等同于基站,在组成上却是动态的,如果集群中某个手机退出,随即会选择另一个手机加入集群,网络的去中心化特性得以保存,可 有效防止某个固定手机蜕变成基站。

同时,可在自组织中引入竞争机制,根据地理位置、手机发射能力强弱、带宽大小决定哪些手机可优先加入集群,从而获得更多收益。竞争性的自组织机制会 演化出复杂的网络结构,带来高度适应性、经济性和鲁棒性。此外,软硬件规则和数学算法一起,共同支撑了P2P手机网络的运作规则。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